凝楓

一名渣渣の寫手,主要以同人文為主

真凜情侶衣!!!!!
快告訴我我沒有看錯QQ
佔tag抱歉但我必須分享這份喜悅!!!
感謝世界我愛官方

附圖渣渣的伊雙子
※文筆渣※ooc注意
不嫌棄下收#
大概是羅維諾鬧脾氣離家出走被費里找到的故事(?
嗯時間設定在黃昏這樣
----------------
“哥哥…我找到你了!”費里因為奔跑微喘著氣,發出的聲音不穩而堅定。
“哈…笨蛋弟弟你在說什麼?”看著眼前尋找自己的人,一絲感動與懊悔湧上心頭。
“沒什麼……”看著眼前臉被夕陽照紅羅維諾,費里輕輕開口“我們回家吧。”
“……知道了啦!混蛋!”佯裝不滿的撇頭,頭上的呆毛卻不爭氣的高高舉起。
“哈哈哈……”看到了對方可愛的反應,不禁笑出了聲,緩緩向前走近,牽起對方的手。“走吧~”費里開心的晃了晃對方的手。
“哼……”微微哼了聲,對方的溫度透過手心傳了過來。
“這次,我不會再放開你了。”費里心中默默的想。
隨著兩人逐漸拖長的背影,溫暖的掌心像兩人的心般緊貼著,伴著落日的餘暉,分外溫馨。

【親子分】只是段子

文筆渣、ooc慎入,沒頭沒尾沒後續


羅維諾很早就發現了,他對安東尼奧的情感。
不同於親分和子分的感情,更加的濃烈、更加的噁心。
想戒斷他,所以不停地迴避和他的接觸。
對他大吼、對他發脾氣,是想掩飾住自身的感情,沒想到情況卻愈來愈糟。
想看到安東尼奧、想聽見他叫自己的名字、想看見他那陽光般的笑容、想聽他對自己訴說煩惱、想要他...碰觸自己。
「嘖...」一想到這件事,就令羅維諾十分煩躁發出聲音,呆毛也微蜷了起來。
「羅馬諾?怎麼了?」剛好路過的安東尼奧聽到聲響,默默地走了過來,低下頭來問羅維諾。
「咦...哈?!你這混帳怎麼在這裡?!」抬起頭來,意外的對上了
雙翠綠色的眸子,也望見了自己羞窘的蠢樣。
「發燒了嗎?」看了看眼前如番茄般可口的人,那有神的雙眸暗了暗,又趁對方不注意時恢復了色彩,開口關心道。

tbc...大概(?)
親分生日快樂!!!>和文無關

【真凜】情敵關係

文筆渣,嚴重ooc慎入

這是真琴遲來的生賀((欸
不過雖然真的遲來很久、內容是虐、還沒完結,但我是真心的愛著真琴的請相信我((欸

好了我廢話講完了((欸


情敵關係

想逃也逃不了,想抓也抓不到

第四章

真琴視角

想不到這麼快又要見到凜了,自從在街上相遇後,就沒看到他了,是因為他怕我跟他搶遙嗎?亦或是他發現了我對他的心意,我一邊思考這問題,一邊把筆記本跟鉛筆盒放進袋子中,準備前往松岡家。

因為快要比賽了,要和大家一起討論訓練計畫。

不知道待會會不會見到凜…一想到他討厭我,就覺得胸口好悶、好像有什麼東西碎掉了,明明之前覺得只要他能看自己就好,覺得不論是怎樣的眼神都行的人、只要能被看就好的人,不是我嗎?

果然只是被厭惡的看著還不夠啊,這種程度我還是無法滿足啊…想要他只看著自己、只對自己笑、只對自己哭、各式各樣的表情都只給我看、不論是身還是心,都是屬於我的,松岡凜的一切-我都想要。一旦有了開頭就不會有結尾,有了慾望就永遠也不可能滿足,人就是這樣的生物,忍耐只會更嚴重,欲望是永無止盡的。但…為了讓凜看我,我只能忍耐、為了在他的身邊,我不能我喜歡他,不能把對他的心意說出來。我早就愛松岡凜到無可救藥了,那份感情已深入體內,拿不出了。

我走出家門,走向岩鳶小學,和渚、怜約好了,要一起走去松岡家,一方面是因為怜不知道路、一方面是因為,如果自己去時,開門的是凜怎麼辦?凜討厭真琴,誰都看的出來。而且,如果讓遙和凜獨處,會不會發生什麼事呢?遙會不會搶走凜?我最好的朋友與最愛的人,我兩個都無法割捨。我果然很沒用呢。想到這裡我輕笑了起來,和臉上的表情相反,我的腳步逐漸變的沉重,抬起頭來,岩鳶小學的牌子已出現在眼前,無情的告訴我無法逃了。

兒時的那顆櫻花樹在不知不覺間又成長了一些,我不禁想起了以前的事,在那棵美麗的櫻花樹下,凜笑著對遙說:「讓你看見從未見過的景色!」或許是從那時開始吧?我喜歡上了凜,希望他紅寶石般的美麗雙眸能只看著我一人。

在我快要陷入沉思之時,渚和怜出現在我的眼前,和我一起仰望這棵櫻花樹。

一樣的季節、一樣的地方-不一樣的人,想到這,我的心又開始抽痛了,真是可笑阿。如果能回到那時該有多好,大家都還留有純真的時代,即使知道時光不可能倒轉,不可能能改變以前的事,即使改變一些細節,也阻止不了事件的發展。已經發生的事就是事實,誰也無法改變。

我抬起頭,眼角瞄到了遙,他緩緩走了過來,渚一看到他就立刻跳了起來,大聲地說:「小遙你終於來了!我們會出發吧~」說完後就自己跑到前頭走了起來,還不忘順便拉著怜。

我和遙走在後頭,雙方都沒說話,只要用眼神、就能了解對方的心思,但這件事卻在凜出現後有了些許的改變。擅自地闖進我們的生活又擅自離開,改變了一切卻不負責任,這就是凜。

不過…即使凜像這樣把我們平靜的生活給打亂,我也沒辦法對他生氣,甚至還喜歡上了他。

可惜的是,我的心意不可能傳達,因為我們是朋友也是情敵。

大概是因為這樣吧,我無法再輕易看出遙的心思了。因為,我在害怕,害怕遙也喜歡凜。

為什麼呢?我們明明就是竹馬,我卻無法信任你,對不起。

即使想過開口問清楚,我卻仍然沒有勇氣,如果問了以後,我、你以及凜的關係會變成什麼樣子?我沒有為了一個人失去其他人的勇氣。這樣的我,真的有資格喜歡凜嗎?我和凜之間,沒有遙和凜之間那麼強烈的羈絆。

不是有一句話是什麼自古紅藍出cp嗎?所以,你們才是最相配的,對吧?

也許不只無法得到凜,連遙都會離開我呢。

 

TBC

感謝看到這裡的你,如果不介意請給我一些建議,拜託了!
祝橘真琴2014.11.17生日快樂

感謝你給我的這個夏天

【真凜】情敵關係

文筆渣、ooc嚴重慎入

情敵關係

想逃避,只會使遇見的速度更快

第三章

凜視角

 

自從過了那件事後,暫時不想看見真琴,真琴似乎又更討厭我了,大概是因為確認了我是他的情敵吧。

但偏偏部長卻為了想看見江,在這周末安排了岩鳶和鮫柄的共同訓練,岩鳶要來鮫柄一起練習、競爭。

「可惡!暫時不想見到真琴啊!」我自言自語的說著,一邊想著要如何報復部長,讓他不能在靠近我從小到大最寶貝的妹妹─江,我絕對不會允許的,這個見色忘友的渾蛋!我才不准他碰江!

江也是,居然為了想看肌肉而答應了這個要求!

想完了這些後,我突然覺得自己真蠢,心情有夠糟的。

為了紓解煩悶讀心情,我還是出門慢跑好了,於是我拿起了mp4,戴上耳機,穿上外套,走下樓梯。

想不到一下樓,就聽見了按門鈴的聲音,我打開了門,就看到了岩鳶的那群人,當然也包括了真琴。渚一看到了我就大聲地喊出了「凜醬~!」還朝我撲了過來抱住我。反正想阻止渚也阻止不了,所以我任他抱著,輕輕的掃視了一下眼前的三人,在我看向真琴時,他溫暖的笑容停頓了一秒,原本溢滿溫柔的雙眸流露出了一絲的厭惡,大概是意識到大家都在吧,他又恢復了平時的表情,用碧綠色的美麗眼睛,看向了身旁的遙,確認到他沒發現後,又偷偷朝我瞪了一眼。

隨後,江從樓上蹦蹦跳跳的跑了下來,老舊的樓梯發出了嘎吱嘎吱的刺耳聲響,使我忍不住抱怨道:「江!小聲一點好不好?樓梯都快被你踩壞了!」我吼完後發現渚不知不覺間已經從我身上離開,站到了怜的旁邊,看到江下來就立刻喊出了:「江(Gou)醬~」江立刻回說:「是Kou不是Gou啦!渚你到你什麼時候才會懂啦!」渚又回:「對不起嘛~Gou醬~」江受不了似的說道:「算了!不理你了啦!」就立刻轉頭對真琴等人說:「你們終於來了,快進來吧!」真琴他們也說著:「打擾了~」脫下鞋子走進了我家。江又問了我一句:「哥哥你不是要出門嗎?要出去就快去唷,等等就要吃晚餐了。」我回了一句:「對。」穿好了鞋子朝他們揮了一下手就跑了出去。

果然無法正常面對真琴他們啊…,真琴他果然很討厭我,遙他大概一輩子也無法看到吧,真琴對我得冷淡神情。

但這樣也好,我不需要他的溫柔,溫柔只會互相傷害,到最後大家都無法獲得三顆心的HappyEnd。如果是為了真琴和遙、我最愛的人和我最好的好友兼對手在一起如果是為了他們得幸福,我就犧牲吧,即使真琴依然恨我,但只有如此才會是大家最喜歡的美好結局吧?這樣的我真可笑,我停下了腳步,過了這麼久,他們應該也回家了吧?那我也走吧,我想著這些,回頭走向的那溫暖的家。

TBC

文筆各種渣對不起OwQ

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,如果方便請給我一點建議!拜託!

【真凜】同居三十題-3 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

OOC什麼的依舊各種嚴重((欸 ,各種傷眼請慎入

3.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

萬聖節晚上,真琴和凜都很早回家

為了打發空閒的時間,凜去錄影店租了安娜貝爾來看。

沒想到,電影才播放不到10分鐘,凜就開始後悔選了這部電影。

為什麼會感到後悔呢?既不是因為劇情難看或太恐怖之類的,而是因為真琴的叫聲。

「吶…真琴你這樣一直尖叫不會累嗎?」凜無奈的看著真琴狼狽的樣子,雖然本來就知道自家男友很膽小,但沒想到會誇張成這樣。

「唔…凜你都不害怕才奇怪吧!那女的突然衝進去要把那男的殺了耶!」真琴看著凜那副淡然的樣子,突然覺得有些不甘心的反駁。

「蛤?還沒到最可怕的地方耶,現在只是開頭而已吧?」凜看著真琴這幅樣子,無語的說。

「嗚…開頭就這樣…之後不是會更可怕嗎?!凜,我們不要看了好不好!」真琴聽到凜說的話,臉色又更難看了,急忙拉著凜的手表示意見。

「可是我好奇…你不想看就先去睡吧。」凜不理會真琴的意見,繼續看著眼前的螢幕。

「凜別這樣嘛~!我不要自己一個人!我還是陪你看好了…」真琴已經嚇到快哭出來了。

「嘖…吵死了…要看就安靜的看,不看就滾。」凜對自家男友這幅孬種的模樣毫不領情,繼續看著他的電影。

之後電影又演了一會兒,電影演到了最可怕的地方。

「啊啊啊!!!!!!」凜和真琴面對恐怖的畫面和震撼的音效,兩人同時大聲的叫了出來。凜甚至嚇到抱住了真琴。

「嗚…」凜似乎被嚇到有點哭了出來,緊緊的抱住了真琴。

「凜,放心,我在這裡唷。」面對現在這樣柔弱的凜,真琴一改剛剛軟弱的模樣,撫摸著凜柔順的酒紅色頭髮安慰他。

「嘖…你這笨蛋只有這種時候才不會怕啊…」凜一回過神來,發現自己居然用力的抱住了真琴,真琴這膽小鬼還安慰自己就覺得有些羞恥。

「哈哈…凜別說這個了,我們去睡吧?」電影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撥完,真琴如此向凜提議到。

「哦哦…那走吧。」凜關掉了電視機,跟真琴一起走入了房間。

「雖然膽小但在關鍵時刻很可靠,這就是我的戀人。」凜看著真琴的模樣想著。

作者廢話:
感謝看到這裡的你!如果可以請給我一些建議!如果給我建議我會超級感謝你!!!
還有人物ooc和渣文筆真的非常對不起!!!!
好了我廢話完了((欸

【真凜】同居30題-1,2

文筆渣ooc 極短篇慎入
1.相擁入眠
某天真琴因為臨時加班的緣故所以晚回到家,沒想到才剛打開家門就看見了坐在門前的凜。
本來想叫醒凜,但看著凜熟睡的臉龐,忍不下心破壞這幅景象。
小心的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這美人兒,走進房間將他放在床鋪上,準備去洗澡,衣角卻被一隻手拉住,回頭一看,床上的人眼睛睜了開來,用朦朧的眼神看著自己,說:「來一起睡…」隨後就又躺了下去,發出規律的呼吸聲。
「真是的…」苦笑著躺下來抱住凜還小心的不吵醒他,凜伸手回抱並蹭了蹭真琴尋找牠專屬的位置,像隻撒嬌的可愛貓咪。
「有你的床最溫暖。」凜在心中如此想著。

2.一同外出購物
禮拜天,真琴和凜一同去街上購買生活用品,兩人雖然同居、但因為
活很忙碌所以很少一同出來。
「真琴,家裡的洗衣粉還有嗎?」凜一邊看著清潔劑之類的東西,一邊問著真琴。
「嗯?好像沒了。」真琴思考了一下後回答。
「這樣啊…」凜仔細的看著這些商品的價格和內容物。
「噗…凜看起來好像精打細算的賢妻良母呢~什麼時候要嫁給我呢~」真琴看著凜認真的模樣,不禁笑了出來,還不忘多說一句話調侃他。
「蛤…?橘真琴你在說什麼鬼話啊!我可是男的!!」凜聽了這句話臉瞬間炸紅,生氣得大聲反駁,惹來了旁人的視線。
「啊啊…真是的,凜你小聲點啊~大家都在看呢。」真琴看著凜可愛的反應,雖然很想繼續調侃他,但因為眾人的視線,只好露出苦笑這樣回應凜。
「真是的…也不想想是誰的錯…笨蛋。」凜一看到真琴的笑容就感到有些溫暖,原先想說出的惡毒話語一瞬間消失無蹤。
「哈哈…凜真是過份呢~」
「哼…」
這樣的話不知持續了多久,兩人買好了東西,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獻給你的生日快樂

之前遙生日的時候寫的 雖然遲了很久但還是想放上來

遙凜交往設定 文筆渣 人物ooc 語句有毛病,能接受請往下。

沒意外的話之後還會在加一些凜視角(?

如果有人願意看完這篇文 希望可以給我一些感想 多狠都行 感謝


遙凜-獻給你的生日快樂 

6/29

凜 視角

「遙的生日快到了…沒記錯的話是6/30吧…?」突然想起這件事,脫口而出。


「哥哥?你說什麼?」江把頭轉過來看著凜。


「嘖…沒什麼。」說完便迅速的走回房間。


進到房間後,往後一躺到床上,微微側過身開始思考。


要準備什麼禮物給他呢?那傢伙應該會想要青花魚之類的吧?但總覺得生日送這個怪怪的…


這個週末找江或真琴去選遙的禮物好了,但又不想讓別人知道禮物是什麼…


「等等,我想那麼多幹嘛?我又不是少女!而且這只是個禮物而已呀!」想著這些蠢事,不自覺的叫了出來。


大概是因為聲音太大了吧?門外傳出了踩踏木板的聲音。


過了幾秒,江的聲音伴隨的敲門聲傳來。


「哥哥!你沒事吧?怎麼突然大叫?」江的聲音帶著擔憂。


「沒事,抱歉剛剛想事情想的到出神了。」


「唔…是嗎?哥哥真奇怪…算了。對了!哥哥這週一是遙學長的生日,我們要幫他辦生日派對,哥哥要來嗎?」江突然想起這件事,興奮的問。

「嗯…我考慮一下」戀人的生日還是要幫忙慶祝比較好吧?


「嗯!那哥哥如果要來的話要幫遙學長準備禮物唷!」

「啊啊…知道了。」

「那我先下樓囉~明天下午在遙學長家唷!」

「嗯,知道了。」

結束了和江的的對話,再次想起剛剛的問題。

「啊啊…我真蠢…算了,待會去逛街再看要送什麼給他吧…」

遙 視角

生日快到了…離「凡人」又更進一步了。

雖然現在這樣和凜一起競泳也很有趣,但…如果因此不小心再次傷了凜怎麼辦?我不需要才能,只要能感受水還有和凜待在一起就好。

啊…真琴他們好像說要幫我辦生日派對…凜也會來嗎?

算了,還是別想太多了,去煎條青花魚吧。

到了廚房,準備拿出青花魚時,門口傳來了敲門的聲音。

一打開門,充滿活力的聲音傳至耳裡。

「遙醬~生日快樂!」

「渚,我的生日是明天。」

「咦?!抱歉我記錯了!」

「沒關係,如果沒事的話就回去吧。」

「咦~怎麼這樣!遙醬好冷淡~」

「...........」

「好啦~開玩笑的,那我走囉~掰掰!」渚朝我揮了揮手,我也抬手示意。

凜 視角

隨意的走在街上,路過一家一家的店,感覺這些店好像都不適合買給遙的禮物…

再看看好了…這樣想著的同時,剛好經過了一家精品店,這間店看起來小小的,卻給人一種莫名的安心感。

「嘛…反正不趕時間,進去看看好了。」

走進店內,先映入眼簾的是木架上的動物布偶,再來是水晶球之類的裝飾品。

「這些感覺都不適合遙…」這時擺在一旁不起眼的盒子裡的海豚&鯊魚吊飾吸引了我的視線。

「噗…這是什麼怪吊飾啊?海豚和鯊魚居然在一起。」就買這個送給遙好了,他應該不會討厭吧?

拿起吊飾,走向收銀台。

走在回家的路上,經過了海邊,風混著海洋的鹹味吹進鼻腔,還夾雜了些夏天的氣味。

望著逐漸西下的夕陽,天空一點一點的變暗,很快就清楚看見了閃爍的星光。

以前好像常在這邊看夕陽呢…和真琴、渚,還有…遙。

雖然現在和好了,但也回不去孩童時的那種關係吧…?

想著這些也沒用,還是快回家好了。

6/30

遙視角

「遙/遙醬/遙學長!生日快樂!」一打開房門,大家的聲音整齊的傳來,有真琴、渚、怜、江,但卻少了凜…

雖然這樣感覺少了什麼,但看到大家對我說「生日快樂」還是很開心,有股暖暖的感覺。

「遙醬~這個送給你~」渚手上拿著一隻有點大鯊魚布偶。

「謝謝。」將布偶接過,稍微摸了摸,質感還挺好的。

「遙,這個送你。」真琴微笑著遞給我一個裡面有海豚和鯊魚的水晶球,兩隻可愛的海洋生物在水晶球裡晃來晃去,還滿可愛的。

「遙前輩,這個送你,祝你生日快樂。」怜拘謹的遞給我一本有點厚的書,書名是「管教鯊魚的方法」,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他要送我這本書,但我還是說了句謝謝就沒多問。

「遙學長~這個給你!要等沒人的時候在拆唷!」江遞給我一個包裝精美的小盒子,雖然不明白這是什麼,但我乖乖聽她的話放置在一旁不去碰觸。

之後大家吃蛋糕,渚吃的滿嘴都是,怜幫他擦了嘴順便唸了他幾句。

和大家待在一起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,不知不覺就到晚上了,大家都各自回家了。

結果今天還是沒看到凜呢…說的也是,他應該不會記得我的生日吧?

在我邊想著這些邊收拾殘局時,敲門的聲音傳來。應該是誰忘記拿東西了吧。

我打開門,站在門外的是凜。

「抱歉,今天下午有事沒來祝你生日快樂。」

「生日快樂,這個送你。」凜伸出手,把手中的小袋子遞給我。臉微帶紅的撇過頭去。

「謝謝。」嘴巴不自覺得浮出微笑。

「不客氣。」大概是害羞吧,凜的臉好像又變紅了一點。

「那我先走了。」凜轉頭準備離開,我不自覺的拉住了他的手。

「遙?」凜一臉疑惑。

「居然都來了,坐一下在走吧。」自己也不知道該說什麼,只好先隨便說句話了。

「嗯…」

到了屋內,我先倒了杯茶給凜,便坐在他的旁邊。

「我可以打開嗎?」我看著小小的紙袋問。

「蛤?當然可以。你連這種事也要問嗎?」

聽到了凜說可以,我把袋子打開,裡面裝的是一個小吊飾,上面有一隻海豚和一隻鯊魚,他們的嘴輕輕碰在一起,感覺很恩愛。

「凜。」我叫了凜一聲,在凜回頭時抱住了凜。

「遙?!你突然做什麼啊?!」凜的臉瞬間變紅。

「抱你。」

「廢話!我是問你幹嘛抱我!」

「因為凜很可愛。」

「蛤?!你在說什麼啊笨蛋!」

「凜很可愛,非常。」

「真是的!為什麼你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出這種話啊?!」

「因為這是事實,陳述事實沒必要害羞。」

「你到底在說什麼啊啊啊!!!」

「凜討厭這樣嗎?」

「也不能說討厭啦…」

「那就好。」

過了一陣子,我突然想起了江給我的禮物。

「嗯?這個是什麼啊?」

「不知道,江送我的。」

「那打開看看吧?」

撕開精美的包裝紙,裡面放的是一本相簿,上面裝飾著海豚和鯊魚,怪了?為什麼大家都給我海豚和鯊魚?

算了,先撇開這個不管。翻開相簿,裡面的照片…全都是凜!!

有凜之前在鮫柄學園祭穿得女僕裝、唸書時戴上眼鏡用功的樣子、還有孩童時的睡顏…每一張都很棒。

「等等!這是什麼?!為什麼江會給你這些照片?!這又是什麼時候拍得?!」

「凜,你好吵。」我正專心看著凜的照片,身邊的本尊卻一直吵鬧。

凜一直打我,直到我看完相簿闔上時。

「切…」原本以為他放棄了,結果他居然咬了一下我的肩膀,那口鯊魚牙咬下來可不是一般的痛啊。

「............」我無語的盯著他。

他看見我無語的樣子笑了,那笑就像小學時的笑一樣燦爛,現在還多了一份美麗。

「............」看他笑的那麼可愛,害我忍不住了。我再次抱住凜,這次還把他推倒在地。

「............」凜嚇到不敢出聲了。

「可以嗎?就當作是給我的生日禮物吧,再多送我一份也沒關係吧?」我把手稍微劃過他的大腿內側。

「嘖…看在是你生日的份上…好吧…」凜的聲音細若蚊蠅,臉比蕃茄還紅。

END-剩下的部分請各位自己想像

情敵關係

人物ooc,文筆渣慎入 如果有人願意看 希望你們願意給出你們的想法 多狠都行 謝謝


凜喜歡的是遙,誰都看的出來

第二章

真琴視角

凜對遙很執著,總是想和遙比賽,哭和笑都是屬於遙的。

雖然遙是我的青梅竹馬,卻還是讓我嫉妒。

如果我也能讓凜為我露出各式各樣表情、讓凜只看著我一個人就好了...

但我和遙不一樣,我不是天才,我站在遙的旁邊時我只是個配角,我在遙的旁邊永遠不能得到凜的關注。

凜知道嗎?那天在街上的相遇是我特別設計的,我問了江和似鳥凜那天可能會做什麼,在得知你可能前往鄰鎮的街道時,我開始準備了這場戲。

在大街上看到你時,你紅寶石般的美麗雙眼不再映著遙的身影,讓我感到十分高興,你看到我時,眼中閃過了一絲的驚訝,之後你好像想裝作沒看到我,和我擦肩而過,準備離開。

一想到你連和我打招呼得意思都沒有,我無法再控制我心中的猛獸,所以我抓住了你的手,我失控了,連力道都無法控制,嘴角也無法露出平時的笑容,只能抓著你的手走向暗巷。即使已經明白,還是想聽你親口說出─你的心意。

當我把你拖進暗巷,把你按在牆上時,我問你是不是喜歡遙,你突然笑了起來,瘋狂的笑,看到了你不知含意的笑,我心疼了起來,你為什麼要笑呢?為什麼要露出悲傷的神色?我沒看錯吧?你嘴邊那自虐的笑、你眼中受傷的的心情。
你對我生氣地大吼,我的心又碎了,你果然喜歡遙呢,而且你似乎也以為我喜歡遙。

「凜你誤會了!我喜歡的人是你!」想這樣對你說出我的心意,我卻做不到,因為也許這樣你會覺得我很噁心,何況你認為我是情敵。

算了,只要你能看著我,我就滿足了,能看到你的眼中有我的倒影,我就滿足了,即使是厭惡的眼神。

你甩開了我的手,跑走了,手掌上還殘留著些許的、你得體溫,想起了你那白皙雙手的觸感,我感到了高興,但我終究得放開,因為你不是屬於我的東西。

看著你離去的背影,就像受傷了一般,有一種逃跑的感覺。我想衝上去,緊緊的抱住你,不顧你的反抗,用溫柔的話語,對你訴說我的心意。

但我不能那樣,因為對你而言,能對你那樣做的只有遙吧?我這樣做只會嚇到你,讓你更討厭我而已,更何況我們二個都是男人。

但,我不會放棄的,即使只能從旁默默的看著你,擔任你的情敵。

我這樣想著,緩緩的步出的一步,走出暗巷,帶回那微笑的虛偽面具。

TBC...

愚人節的玩笑話

之前為了慶祝愚人節寫的(?) 人物ooc 文筆渣慎入

遙凜愚人節的玩笑話

 

今天是四月一日-也就是愚人節。從某些角度來看,今天是一個最適合告白的節日,即使失敗也能用一句愚人節快樂來讓對方一笑置之。所以,遙決定要在今天向他暗戀許久的凜告白。

 

遙拿起了手機,按下了和好後就常播打的、凜的電話,兩人在和好後,常約出來一起游泳、出去玩,就像回到了小時候。

但今天遙有點緊張,因為這次不是像平常一樣出去玩,他想在今天向凜告白。

電話響了幾聲,播通了。

「遙?打給我幹嘛?」耳邊傳來了凜熟悉的聲音

遙吸了口氣,開口問:「凜你…今天有空嗎?」

「嗯?有啊?怎麼了嗎?」疑惑的語氣讓凜的聲音顯得更可愛了。

「那可以陪我出去走走?下午2點」

「嗯,可以啊,那要去哪?」凜問

「岩鳶海生館。」

「知道了,那下午見。」凜說完便掛斷了電話。

遙的嘴邊浮現了難得一見的淡淡微笑,雖然不易發現,卻是十分美麗的珍貴笑容。接下來,他要為下午的「約會」做準備,所以打算去找真琴幫忙。於是遙走出了家門,前往真琴家。

到了真琴家~

遙按下了真琴家的門鈴,伴隨著一陣輕快的腳步聲,門打開了。站在門前的人是真琴。

「遙?你怎麼來了?」真琴問

「真琴,有點事想請你幫忙。」

「嗯?什麼事?先進來再說吧。」

「嗯。」

遙和真琴的父母和弟妹打過招呼後,兩人走進了真琴的房間。

「真琴,我想了很久,我決定今天要向凜告白。」

「咦?!遙你確定嗎?今天是愚人節唷?」

「嗯,我確定。」

「唉…好吧,那你要我幫你什麼忙?」

「幫我安排跟凜的約會計畫。」

「你約他了?」

遙沒說話,只是微微的點了頭。

「那是幾點到幾點,在哪?」

「下午2點~7點,岩鳶海生館。」

「那你2點先和凜在海生館裡逛一逛,3點有海豚秀,有和海豚接觸的機會,他應該會喜歡,4點有海豹跟企鵝的餵食秀,挑一個他有興趣的去看,不然就繼續逛。」

「那之後呢?」

「你沒事幹嘛約這麼久?算了,等逛完後帶他去吃點東西,別吃青花魚。再帶他去岩鳶小學散步再告白。」

「嗯,謝謝,對了真琴你為什麼這麼懂?」

「咦?!這、這、這是因為我常帶蓮和蘭去玩啊…」

「真可疑。」遙盯著真琴

「算了,看在你幫我想計畫的份上,不問了。」遙說。

「呵呵,感謝您的大恩大德~」真琴不禁笑了出來。

「那我等會會在後面跟蹤…不對,是幫助你的!」真琴說。

「謝謝。」

「不客氣。」真琴帶著一貫的微笑回覆。

下午2點

遙慢慢地走向約定的地點,遠遠的就看見了凜站在前方等待。

今天凜穿著一件黑色的薄外套,頭上戴著鴨舌帽,穿著深藍色的長褲,酒紅色的髮絲隨著風輕輕飄著。

凜注意到了遙,轉過身來,對遙揮了一下手。

遙也揮了手回應,順便問了一句:「等很久了嗎?」這句約會標準台詞。

「沒,我也才剛到。」凜搖了搖頭。

「那我們走吧。」

「嗯。」

「凜想先去逛哪邊呢?」

「嗯?我都可以,看你。」

「那就先隨便走走吧。」

一進到海生館,冷氣的風就吹了過來,讓穿的單薄的凜抖了一下。

看到了凜在發抖,遙把外套脫了下來,披在凜的身上,用沉穩的聲音說:「這裡面有點冷,你先穿著吧。」

「嗯…知道了。」凜一邊小聲應著,一邊把遙披在他身上的外套穿好。不知道是因為冷還是其他關係,凜的臉頰染上了淡淡的紅。

遙看了一下遊覽手冊,看了一眼凜可愛的模樣,說:「那先去看…嗯…鯊魚好了。」遙說拉起了凜的手。

凜見狀也沒說什麼,只是默默地跟著遙走,但臉上的紅暈卻愈來愈明顯了。

遙看到了凜這個樣子,心中燃起了欺負凜的衝動,裝出擔心的語氣問凜:「凜怎麼了嗎?臉這麼紅,發燒了?」只見凜搖了搖頭,臉似乎又更紅了。

這樣的凜讓遙愈來越期待今晚的告白,把額頭貼上了凜的額頭,大概持續了5秒,遙就把頭移開,在凜的耳邊呼了一口氣說:「奇怪…?沒發燒啊…?」

凜愣了一下,臉突然變得跟番茄一樣紅,驚慌失措地說:「遙?!你突然間做什麼啊?!」

「測量體溫?」

疑問的語氣使凜忍不住大吼:「為什麼是問句啦!」

「凜,快走吧,再不走就沒時間逛了。」遙像是轉移話題似的說道。

「知道了啦!」這樣的凜真可愛,遙默默地在心中想著。

鯊魚區

「遙~你看!是大白鯊耶!好帥!」凜像小孩子一般的說著。

「嗯。」遙看著凜如此可愛的樣子,嘴邊掛起了微笑。

凜看到了遙的笑容,愣了一下後問:「遙?怎麼了嗎?」

「不…沒事,走吧,海豚秀要開始了。」

「嗯!」凜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回應。

海豚秀

「那麼,接下來數到3,可以有3名觀眾上來和海豚接觸唷!」台上的大姊姊說

「1、2、3」

看著身旁的凜快速地舉起了手,遙想著真沒辦法,跟著他舉起了手。

「那麼,請那邊那兩位酒紅色跟黑色頭髮的先生、還有在他們斜後方的金髮先生出來!」

遙和凜聽到「金髮」這兩個字時立刻回頭,發現了坐在那邊的渚。

「小遙、小凜,你們也來玩了呀~」渚一如往常,活力四射的和他們打招呼。然後又說了:「呵呵,看來可以和海豚接觸的是我們3個呢,走吧!一起上台吧!」渚說完就拉起了兩人的手,走向海豚。

「那麼,三位觀眾請過來這邊。可以抱一下海豚唷!」

凜走到海豚前方,一蹲下,海豚就輕輕地跳起來,嘴巴貼上了凜的嘴唇,一旁的遙看了臉色一變,立刻拉住凜的手,把凜拉起來,讓凜的嘴唇離開海豚。走回了原本的位置。

一回到座位,凜就看見了遙生氣的臉。

「遙?怎麼了,看起來臉色不太好耶?」雖然當著大家的面被海豚親有點害羞,但遙也不用這樣吧?凜這樣想著。

「嗯…沒事。」遙雖然感到不爽,但他「現在」還不是凜的男朋友,等告白完後再來跟他算帳吧。

「那麼~海豚秀的時間到此結束,感謝各位的觀賞~」大姊姊說完,其他觀眾們紛紛起身。

「小遙、小凜,那我們也走吧!待會有企鵝餵食秀唷!」渚不知何時站到了遙和凜的身邊,用活潑開朗的語氣說道。

「嗯,走吧」遙和凜異口同聲地回答。

企鵝餵食秀~

企鵝們肥短的可愛小手輕輕地拍打著自己的身體,那滑稽的模樣十分可愛,身為企鵝控的渚張大眼睛興奮地看著。

但正當渚看得開心時,渚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。一接起電話,遙和凜只見渚面色鐵青地說了幾句:「嗯…嗯,我知道了,我馬上去。」接著就站起來,對遙和凜說了句:「我還有點事,先走囉~掰掰~」就跑走了。

遙低頭思考了兩秒,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事的看向後方,果然看見了真琴拿著手機,真琴發現了遙的視線後,朝向遙微微笑了一下,表達「不用客氣,這是身為你的竹馬該做的。」遙看到後也朝真琴笑了一下,表達「謝謝」。接著轉回去,繼續和凜觀賞企鵝秀。

餵食時間結束,工作人員從寒冷的空間中走了,企鵝們紛紛下水,那速度和他們那可愛的模樣呈現了對比,形成了一種反差。

「還有一點時間…凜我們再去看一看吧。」

「嗯,好啊。」

之後兩人一同看了美麗鮮豔的珊瑚礁、色彩繽紛的熱帶魚、還有其他很多的海洋生物。

「時間差不多了,走吧,去吃點東西。」把海生館大致逛了一遍,時間已經到了晚上五點半,遙感覺有點餓了。

「嗯,但我不要吃青花魚!」凜聽到遙說吃飯兩個字,立刻想到了青花魚,連忙說道。

「好的…」聽到了凜對青花魚如此的排斥,遙覺得也些失望,難怪真琴要提醒自己別帶凜去吃青花魚。

「嗯,那要去吃什麼?」凜聽到了遙的回答,立刻放下了心來。

「嗯…那去吃麥X勞好了。」遙一時想不出其他的東西了。

「那走吧。」凜看來沒什麼意見,看來只要不是青花魚就沒問題。

到了麥X勞,遙看到了菜單上的青花魚漢堡,眼睛一亮。想不到,只不過是想了一下,凜就狠狠的瞪了過來,用眼神提醒他別點那個。

「唉…知道了。」遙簡單的回答了一句。

之後兩人隨便點了些沒有青花魚的東西,遙用散步為理由,帶凜到了那充滿回憶的岩鳶小學。

兩人又再次走到了那櫻花樹下,四月初,花幾乎都謝了,只剩下幾片比較堅韌的櫻花。

遙停下了腳步,凜一時不注意,撞了上來。撞到遙後,凜後退了幾步。因為對遙突然停下腳步感到訝異,叫了聲:「遙?」

這時遙轉過身來,深情得看著凜,對凜說:「凜,雖然這麼說有些突然,但…其實我喜歡你很久了,請問你願意跟我交往嗎?」

月光照在了凜原本就十分白皙的臉上,細緻的臉顯得更加美麗。

「咦…咦?!遙你是認真的嗎?!」凜的臉瞬間變得比下午還要紅兩倍。驚訝地說。

「嗯。」遙堅定的點了一下頭。

「嗯…居然你都這麼說了…要我答應你也不是不行…」看到了遙如此堅定地點頭,凜小聲地回覆。

「愚人節快樂~」遙看到了凜答應,雖然很高興,但卻也想在耍一下他。

「什…什麼?!遙你這渾蛋!」凜瞬間炸了,眼眶蒙上了薄薄的淚水。

「開玩笑的…對不起,我喜歡你,凜,這是真的。」遙看到凜為了這件事哭了,感到有點慌張,立刻道歉。

「真的?」凜感到有些不安。

「嗯。」遙又再次點了頭。

「好吧…我就勉強答應你吧!」凜確認了遙不是在耍他後,又再去回覆了一次。

「那麼…」遙把嘴唇貼上了凜的嘴唇。

凜嚇了一跳,立刻往後跳了兩步。大喊:「你、你、你突然間幹什麼啦!」

「消毒。」遙一臉淡定的回答。

「消毒?消什麼毒?」凜感到困惑,微微的歪頭問道。

「海豚。」一提到這件事,遙又有點氣了起來。

「嗯…」凜了解了遙下午那麼氣的原因了。

看到了凜這副模樣,遙又說了一句:「消毒。」

只見凜的臉又再度紅了起來,想要拒絕,但看見了遙有些生氣的模樣,無法拒絕。

於是,在這回憶的櫻花樹下,兩人的戀情慢慢發芽。